乐动体育

te
览潮网> 热点> 百年印记·回眸 ④ | 风雨声中挽电权

百年印记·回眸 ④ | 风雨声中挽电权

1840年鸦片战争后,帝国主义列强将近代电信通信技术强行输入中国,从十九世纪七十年代开始,以英国大东、丹麦大北电报公司为代表,通过不平等契约,强夺在福建的通信经营权,福建电信职工为收回电信主权展开了不屈的斗争。

当时,上海以北的电报业务划归丹麦大北公司专营,香港以南的划归英国大东公司,福建正处其中,属于二者共同经营范围。

清同治十年(1871年)初,丹麦大北公司在厦门鼓浪屿田尾路21号建报房。是年四月,大北电报公司在敷设香港至上海电报水线时,私自将水线引入厦门鼓浪屿洋楼,收发电报,福建当局派员交涉,令其拆除,无果。

1871年,丹麦大北电报公司厦门分公司遗址

丹麦大北电报公司电报纸

清同治十三年(1874年),日本出兵侵犯台湾,威胁中国海防。时任福建船政大臣的沈葆桢到台巡视后,深感台湾孤悬大海,与福建交通阻隔,消息互通极其不便,于是“奏请架设电线,以速军情”。次年6月14日,清政府正式批准。这是清政府首次允许在福建省修建陆线电报。

趁此机会,大北电报公司向福建当局表示愿意代设电报线,企图攫取在福建陆地架线的权利。当时的闽浙总督李鹤年等人因贪图便宜,答应福厦线由大北电报公司包办,设成后一条归其使用,竟自动放弃了中国陆地电报的自主利权。直到1876年,丁日昌担任福建巡抚后,通过与大北电报公司重新订立合同,才收回福厦线的设线权。这促使大北电报公司图谋获取福建陆线架设权的计划未能得逞。

清光绪八年(1882年),英国大东电报公司计划铺设新的沪港海线。随后,与中方先后签订《上海至香港电报办法合同》《续订上海香港电报章程》。依据章程内容,大东电报公司海线可进入福州或汕头其中的一个口岸,但海线头只能安置在停泊于通商口岸外的趸船上。这时的中国已收回部分电报权利,遏制了外商觊觎中国陆地电报权利的图谋。然而,大东电报公司并不甘心,仍试图通过福州设线问题的交涉,争得其在福州陆地敷设电报线的权利。

1884年,英国大东电报公司在川石岛的报房遗址

1884年,英国大东电报公司在川石岛建报时的奠基石

经过多番交涉,1884年10月16日,中英双方正式签订《福州电线合同》,规定大东海线只能在闽江口的川石山登岸,其线端想与中国旱线相接及其电线引入福州城的目的,最终未能达到。

为了捍卫我国电信主权,福建电报工人还开展了一场反帝反国民党的英勇战斗。事实上,福建电报工人的斗争具有革命传统。早在大革命时期,他们就为增加过工资竞争过。大革命失败后,电报工人在白色恐怖下仍坚持战斗。

1927年,时任福建电信职工会主席的陈贻衍

民国16年(1927年)7月,福建召开全省电报工人第一次代表大会,正式成立省电报公会,福建电报局职工陈贻衍被选为主席。1930年,大东、大北电报公司勾结南京政府交通部电政司长庄智焕,想延长“两公司”水线登陆执照有限期。在旧合同快到期时,南京交通部一再发出电报,通知当时的福建电信管理局准予“两公司”照原合同先行延期二至四星期,以试探职工情绪。这一卖国丧权行径遭到国人的强烈声讨。福建电信职工会在党的秘密指示下,坚决抵制南京当局的“命令”,立即通电全国,散发传单标语,揭露阴谋,坚决要求到期必须收回大东、大北公司在华电报营业权。

福建电信职工会当即派出主席陈贻衍等人前往南京,联合江苏、河北电信职工代表,发表了《联合宣言》,指出:“我国创办电信事业,垂五十余年,历受大东、大北、太平洋各电报公司及日本帝国主义之侵略,在我领海拉安水线,并订立二十余起不平等之电信合同,攫取登陆接线及自由营业等特权,不但电政主权丧失殆尽,即政治外交经济亦咸蒙影响,而受束缚,为害之烈,较其它不平等条约,实有过之无不及,故我国电信职工,无论站电界立场,或国民地位,均应废除此种卖身契式之电信合同,以打破帝国主义者交通侵略之政策。”这一呼声获得了各界人士的广泛同情和支持。

1930年12月31日夜12时,大东电报公司在福州的电报营业合同期满,福建电信职工会分秒不差地把大东电报公司由川石山通往福州大东电报营业处的通讯联络线切断,立刻终止该公司电报营业。

民国20年(1931年)1月,厦门电报职工截断从鼓浪屿田尾西路沙滩至厦门沙坡尾水线房水线,收回了大北电报公司在厦门的电报营业权。于是,大东、大北电报公司在福建持续近半个世纪的电报营业权宣告结束。

日本占有台湾淡水至福州川石山电报水线一条,原托大东电报公司代为营业。大东电报公司营业权被收回后,川淡水线无法营业。1931年春,福建省电信职工会派主席陈贻衍、执委施希颜等人到川石山与大东电报公司交涉,要他们立即交出该水线的一端接入我国电报局直接与淡水通讯。但英、日勾结,拒不交还。

陈贻衍于1931年创作的国画《风雨声中挽电权》

第二天一早,陈贻衍、施希颜便在川石山电报局职工林定裕等人的帮助下,砍断淡水的水线电缆。擅长绘画的陈贻衍为此纪实作画,图中题“风雨声中挽电权”,真实生动体现电报工人不惧风雨地反对帝国主义、维护民族主权的大无畏精神。

图片来源: 中国电信福建历史展馆   资料来源

【1】《福建省志·邮电志》

【2】陈振坤.《厦门鼓浪屿丹麦大北电报局及海底电缆遗迹调查》,《群文天地》2015年第3期

【3】林木桂.《关于收回福州大东电报公司营业权和川淡水线的斗争》,《党史研究与教学》1984年2月28日

【4】王东.《近代中国电报利权的维护——以1883—1884年中英交涉福州电报利权为例》,《重庆邮电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年11月15日

【5】李雪.《大北公司与福建通商总局在电报建设初期的合作》,哈尔滨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年06期

0

一周热门